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丞相的枕边妻(前蜀丞相妻子为何葬在千里之外)
丞相的枕边妻(前蜀丞相妻子为何葬在千里之外)

五代十国时期,前蜀丞相妻子的石棺怎么会在上海奉贤重见天日?

上海市奉贤区庄行镇农田中有一具“千年石棺”。8月30日,随着石棺新一轮发掘与碑拓工作的展开,关于这具石棺的重重迷雾再次引发网民关注。

位于上海奉贤的石棺。 本文图片由杨亮提供

8月31日,奉贤区博物馆馆长张雪松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这具石棺发现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属于野外文物保护点。它也是迄今为止,奉贤境内出土带有明确记年款最早的石刻文物。

目前,考古界根据清代光绪年间的《重修奉贤县志》记载,将这一石棺暂定名为“前蜀丞相妻李氏石棺”。但是关于这具石棺身世仍然迷雾重重。此次发掘与碑拓,也是为进一步梳理考证。

事实上,说起奉贤庄行与这位前蜀丞相,渊源颇深。

在奉贤,沿南庄公路进入庄行,你会看到一座牌坊,上写“潘垫”二字。现在的潘垫村,据清光绪《重修奉贤县志》记载,古为潘镇。还有先有潘垫后有庄行一说。牌坊两侧的对联上书:得名于前蜀千年陈迹随流水去,光耀在今朝盛世新貌伴春风来。

“得名于前蜀”意味着,在前蜀时期(五代十国)这里就有了,距今已经一千多年了。

史料记载, “十国”中的前蜀,由王建所建,定都于成都,历二主,共十八年。鼎盛时期疆域覆盖如今四川大部、甘肃东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不过,当时庄行是在另外一国“吴越”境内,与千里之外的前蜀有什么关系?那么就要提到今天的主角——潘葛。

有一种说法,一千年前,从这里走出了一个小伙子,走了大半个中国,在乱世中施展拳脚,当上了丞相这么大一个官,任期满后退休了,带着妻妾和俸禄告老还乡,后来这里就成了“潘镇”。不过,这一说法目前尚无定论。

张雪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根据清光绪《重修奉贤县志》记载,奉贤有一具前蜀丞相妻李氏石棺。因此,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发现这具石棺时,考古专家根据县志记载,初步判断这就是前蜀丞相妻李氏石棺。不过,前蜀丞相妻子的石棺,为什么会在奉贤,目前还没有形成合理解释。

位于上海奉贤的石棺。

另一个疑点,在碑拓新发现上。

8月30日,从上午开始,有关部门和专家对遗留在长堤村王泥浜附近对这具石棺进行发掘考证。奉贤碑刻录主编、金石碑刻专家张君文在现场对石棺进行“碑拓”,所谓“碑拓”,即将石棺上的文字,使用宣纸等载体打拓文字,留下纂刻的文字图形。

张君文介绍,这具位于奉贤庄行镇南庄路穗轮1组排河的河道西端的石棺,据清代光绪年间的《重修奉贤县志》记载,属于前蜀丞相潘葛之妻李氏之墓,石棺刻有“天汉四年葬”字样,而在今天的碑拓中,发现石碑除“天汉四年葬”几字,还有“造”字篆刻印记,系这一次的新发现。张君文表示,在完成“碑拓”后,相关历史考证结果将收录于正在编写的《奉贤碑刻录》中。

位于上海奉贤的石棺。

张雪松称,根据此前的记载,并没有篆刻印记。这一新发现,也值得进一步研究。

疑点之三,在于石棺的年份。按照碑文,刻有“天汉四年葬”五个字,“天汉”就是“前蜀”的年号,但是根据历史记载,“天汉“这个年号只存在一年,即”天汉元年“,为什么会在石棺上刻”天汉四年“,至今无解。

疑点之四,是这么大一个石棺,是由一整块岩石开凿而成,重量至少数吨,现场专家勘察初步判定为红砂岩,另有一种说法为潘葛命人从云南开采的花岗岩,不管是哪种,都不产自当地。那么究竟是怎么运到这里的?这也有待专家研究。

张雪松称,此前,这具石棺列为文物保护点,大家只知道奉贤有这么一具“千年石棺”,但一直没有深入研究。此次发掘和碑拓,就是对石棺的进一步研究。比如文字风格、篆刻工艺、石棺形状等,都有待进一步梳理考证。目前,关于石棺的身世来历等,都不能妄下定论。

安徽电通成套电气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安徽省滁州市中学路18号